首页>业界新闻

李倩玲离开广告圈之后的职业生涯变化

2017/10/9 11:07:010437



近日,生活对于建立自己的投资公司碚曦(Withinlink)的李倩玲而言,已大不相同。在WPP一路晋升至此控股公司的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然后放弃高管位置,从零开始是怎样的?
 
李倩玲(Bessie Lee)说,重新开始的一大显著好处在于她能实施快速变化,并能透过其见多识广之眼力抓住市场空白点。“经营自己的公司意味着你可以马上抓住机会,能梦想成真。”

她于2015年创立了碚曦,但是只投入了部分时间,直至5月正式离开WPP。融资5500万人民币(800万美元)资金后,她刚刚针对欲打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推出了3000万美元的基金。现在,她已忙于规划第二个人民币基金。

为了帮助11家获得碚曦资本的初创公司,李倩玲大约花上了其一半的精力。投资范围涉及移动广告、大数据、社交媒体和物联网。她曾在首个基金推出时解释说碚曦的投资时间为五年,扩展期两年,上市或并购既是退出策略。李并不干预融资方的日常运作,但会就较大的战略给予创始人们建议,并为他们牵线搭桥介绍客户,在他们和客户之间创造“横向”合作。

碚曦提出的并购和孵化过程同其之前任职的WPP完全不同,后者只购买年收益500万美元及其以上的公司。这样的收购之后将交由运营公司为被收购的组合公司建立新部门,无论为群邑(GroupM)还是奥美(Ogilvy)。

李告诉《Campaign中国》说,她之前工作的原理就是肩负起运营公司发展过程。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使得公司的发展局限于运营公司服务的客户,而且集团内没有其它公司会主动提供大班人马的发展资源。

从广告科技数据公司复歌(Fugetech)、基于AI的创意平台筷子科技(Kuaizi )到移动广告专家宾酷(Pingcoo),李发现了一大批值得其投资的人才和技术。“如果我能在一场客户推荐会上,在我们的投资范围内入股我们投资过的所有公司,我无需和任何代理商合作就可能提出一项全面的提议,”她说,意在强调她自己不会另外建立广告或媒体代理商。

但碚曦也确实如代理商一样提供咨询服务,而且今年成立了三家营销传播合资企业,这些工作都需要有实践经验的管理层和助理,花去了她30%至40%的时间和精力。

剩下的10%至20%的时间,她会出席如Dmexco和Spikes等展会。近日,她刚担任了Spikes的创新评委会主席。她说,不仅要提高碚曦和其投资的组合公司的知名度,还要关注国外初创企业在做什么,看她能如何帮助他们进入中国市场。

就其熟悉国内外情况的有利地位而言,李向鄙刊阐述国内外创新文化的不同之处。在硅谷,他们非常分散且倾向于深入自己的细分市场,同时还愿意和其它公司合作,拓宽自身的专业。相反,中国的创业公司倾向于在同一屋檐下“闭门式”地靠自己发展,阿里巴巴和腾讯这两家无所不在的大平台显然秉承此种态度。

但是观察了越来越多成熟的中国创业家,李发现20出头,较年轻的一代的创业者对于和其它公司合作有着更开放的态度。同时,“中国制造”的陈旧刻板印象正随着新一代富有创意的创业家的节奏和活力而逐渐退去。“我想传递一个信息,即中国有许多原创想法,不是模仿而是早已引领全球。”
相关文章
1
评论
作品榜 最新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