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业界新闻

遭“红眼”作弊网络嵌套,媒体投放费用每日损失总和或超2000万人民币

2019/5/13 22:44:380346



从2017年至今的造假形式追踪,荷格科技发布报告称,发现了中国迄今为止危害面最广的数字广告作弊网络。

荷格科技(Adbug Tech)近日发现标称为「红眼」(RedEye) 代号的广告作弊网络已经建立了嵌套流量交易平台的机制,帮助各互不相识但同时需要流量的在线媒体,炮制出庞大的虚假广告市场。

在中国互联网广告生态中,有数千家数字媒体(包括顶级数字媒体),30多万个URL、APP被执行了嵌套,而嵌套层级最多达到99层,嵌套CPMs成本从3.16元到48.32元不等,平均为6元。

报告指出,不论是通过真人访问,还是伪装机器人刷量,只要有任何访问动作触发了「红眼」作弊网络中的任何一个网络节点,就能为节点中所嵌套的广告展示带来成倍数关系的作弊流量。

在「红眼」其鼎盛时期,平均每天能产生数以亿计(35亿到50亿次)的虚假数字广告展示请求(即网页或APP上的广告位)。报告揣测,广告主的大量媒体投放预算被以程序化的方式套走,直接购买的广告位也在其作弊范围内,总媒体预算损失日平均高达2000至3000万元人民币。

广告被嵌套后投放到不合适的媒体,比如情色网站上,据称有多达100+品牌广告主蒙受了广告不可见与品牌形象安全危害的损失(点击此处查看原始广告作弊证据文档)。

所涉及的行业非常广泛,例如:快消类品牌如宝洁旗下Olay,舒肤佳,汰渍,护舒宝等;婴幼儿配方奶粉品牌如美素佳儿(如下图),惠氏等;食品集团亿滋国际旗下的品牌如奥利奥;饮料品牌如康师傅;奢侈品牌如Dior,宝格丽,香奈儿等;女性护肤美妆类品牌如欧莱雅集团旗下巴黎欧莱雅,美宝莲等;汽车类品牌如福特旗下的林肯汽车;甚至科技类品牌苹果也难逃其害(如上图)。

该作弊网络存在的技术基础是iframe,根据Adbug的解释,简单来说就是将广告通过iframe技术嵌套到一个作弊网络中,通过让不同流量方互相嵌套,以达成流量虚增或者换量。

报告声明,参与「红眼」作弊网络的媒体页面被加载,并不一定是由真人受众触发,也可能是伪装成自然人的机器人点击加载。只要触发了该作弊网络中的任意一个iframe嵌套节点,就会同时加载背后无数的作弊页面及广告位。伪造机器人流量(Non-Human Traffic) 与「红眼」嵌套结合产生僵尸网络,危害呈指数级翻倍。即使「红眼」作弊网络中的某个媒体页面被列入投放黑名单,iframe节点遭到封锁,「红眼」的其他节点仍能继续运行。

此外,「红眼」的盛行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充分利用了中国第三方监测公司的漏洞。报告主张,在中国的第三方监测运营方主要以传统的像素追踪(Pixel Tracking)方式进行。但事实上,像素追踪对「红眼」嵌套作弊是无效的。报告举例说明,将A页面嵌套于iframe节点中,布局于B页面;同时,A页面内某广告位旁添加了一个Tracking Pixel (追踪像素),来对该广告位进行第三方监测。当B页面加载时,A页面及其中的广告位、Tracking Pixel会一并被加载。 基于浏览器及APP底层设计的独立性安全机制,尽管A页面与B页面同时被加载,但仍属于完全独立的两次对话。 在「红眼」嵌套模型中,通过A页面中广告位 旁的Tracking Pixel监测到数据将显示为正常,与独立打开A页面的监测数据相同,可见,Pixel监测法并不能对该广告是否被嵌套进行验证。 

综上所述,荷格科技CEO张迪表示,作弊流量还污染着收视率、点击率、DMP、CRM、受众洞察、销量等后续商业判断和研究,让品牌方的商业损失更为严重。
相关文章
1
评论
作品榜 最新提交